Sign in/Register
Store finder

Canali 200 STEPS<BR>Job Wouters

JOB WOUTERS

字体艺术大师雅布•伍特斯(Job Wouters)1980年出生在荷兰,现定居于阿姆斯特丹。他融合涂鸦、插画、油画以及平面设计等多种艺术元素,创作出充满动感活力和虚幻色彩的字体艺术作品。如同亨利•德•图卢兹劳特雷克(Henri de Toulouse Lautrec)、安迪•沃霍尔和基思•哈林一样,伍特斯的作品不为传统艺术博物馆所容;另一方面,他独特的字体书法艺术却创作出一件件非凡的海报广告、展示橱窗、装置艺术以及时尚作品。2012年,Gestalten公司出版了伍特斯的首部作品集并命名为《字母人:雅布•伍特斯的字体艺术作品》(Letman: The Artwork and Calligraphy of Job Wouters)。2013年,他应邀为明尼阿波利斯的沃克艺术中心创作了一幅壁画《家》(HOME),并逐渐转向创作大型公共艺术作品,通常是在一群现场观众面前进行即兴创作,就好像是一场艺术表演。

伍特斯对于字体艺术与生俱来的执着以及这些字体令人震撼的力量首先表现在他对我涂鸦作品之中,随后他才进入海牙皇家艺术学院以及阿姆斯特丹著名的里特维尔德学院学习艺术和设计,而正是在皇家艺术学院,伍特斯展现出他在字体艺术方面非凡天分。

查看所有200 Steps文章

‘我觉得我最喜欢书法的地方就是它的通用性。显而易见,每个人都会写字。因此,每个人对于一件精心书写的字体艺术作品都会有自己的感悟。如果你看到一些写得很漂亮的单词,尤其是在现场书写的情况下,你必然会找到与作品的某种联系。’

今天,看着他‘奋笔疾书’,感觉就好是看一位中世纪的修道士在手抄某篇宗教手稿,分毫不差,精益求精。看着他在作品的一端连续数个小时聚精会神地不断重复着某个图案,甚至会给人以一种充满心理暗示的催眠效果;伍特斯在创作中会使用各种各样的材料来营造赏心悦目、抚慰心灵的彩色变化。

‘在书法中,表现力与控制力之间始终存在一种张力。它们似乎是两股相反的力量,可事实却并非如此。在一件好的作品中两者应当相互合作,相辅相成。’

尽管伍特斯的艺术作品中确实有数字技术的身影,但他精巧繁复的字母仍主要通过手来创作。这种创作方式运用在其现场创作中往往会带来惊人的效果,就如他为沃克艺术中心创作的壁画以及2013年下半年他为赫尔辛基设计博物馆绘制的巨型粉笔画。

‘过去的两到三年中,我的创作已经逐渐转向大型壁画。这种创作过程通常具有一定的表演性质,因为你在现场创作某件作品而观众会有不同的反应。如果我为一本书设计插画,那么只有书出版之后,才可能在报刊杂志中提到或者获得某个奖项,但你在创作时不会获得任何直接反馈。我非常喜欢现在的这种创作方式,非常具有社交性质。’

伍特斯在创作过程中的另一重要元素就是持续不断的“研发”,他用这个术语来表示自己在空闲时不断尝试新的字母形状,或者探索新的材料来创作一个个字母。

‘某种特殊的材料或工具经常会变成我的灵感之源。有一次,我突然想到传统平面设计师会使用字体,他们实际上是在借用别人的作品。因此,我希望重新获得这种控制权,我希望我作品中的一切都是自己创作的,我希望画出作品中的所有元素。但是,为了和普通设计师一样获得足够创作自由或者艺术沟通能力,我必须在各种不同领域训练手的能力,我能掌握的领域越多,我能产生的能量也就越大。’

如今的视觉艺术文化几乎完全为互联网的即时性和计算机辅助设计软件的快速修补功能所统治,伍特斯对于手工艺术和潜心钻研的重视在这种氛围中显得极为不同寻常,令人耳目一新。然而,然而对于有关实体艺术和数字艺术孰优孰劣屡见不鲜的争论,他却表现出少有的气愤。因为在他看来,两者各有所长。

‘人们经常会说“哦,手工作品这么受青睐不过是因为手工的东西不完美”,但事实是大多数艺术家追求的恰恰就是完美。我创作艺术作品可不是为了制造缺憾,当然这种不完美本身就是作品的一部分。这在更大程度上是控制力的问题。有时我会觉得我可以控制画笔和颜料,因此实体工具远好于相应的数字工具。因此虽然我在成长中一直有电脑相伴,而且很喜欢使用电脑,但是如果真的要创作某种东西,我用自己的双手可以做得远远更好。’

Canali WORD ASSOCIATION

造型

接受'200 Steps'系列的采访时,雅布·伍特斯身着CANALI 2014 春装系列的主打造型。


了解更多